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400-183-6969‬

婚姻房产

团队介绍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说房网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婚姻房产 >

腾退补偿协议安置人口是否是按人均分配?

来源:未知  作者:hunyin_admin  时间:2019-10-27 21:06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房地产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张乐、席欢、席欣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朝来绿色家园蕴实园x号楼x门301号房屋(以下简称301号房屋)由张乐单独享有房屋使用权;北京市朝阳区朝来绿色家园蕴实园xx号楼x门503号房屋(以下简称503号房屋)由席欢单独享有房屋使用权;北京市朝阳区朝来绿色家园蕴实园xx号楼x门201号房屋(以下简称201号房屋)由席欣单独享有房屋使用权。2、依法判令席强交付上述三套房屋的购房合同、产权证明、购房时签订的一切书面文件。3、依法判令席强配合协助进行房屋乡产权登记,分别将301号房屋、503号房屋、201号房屋乡产权登记在张乐、席欢、席欣名下。4、依法判令席强、席恰、骆翔分别腾退三套房屋,并按照每月租金2600元标准支付房屋使用费。事实和理由:张乐与席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共生育四子女,即长子席庄、次子席强、长女席欢、次女席欣。骆翔与席强系夫妻关系,二人生有一女席恰。席某某于1997年5月27日去世。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来广营村66号院有两个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其中朝集建(93)字第0050405号土地使用者为席某某,用地面积222.11平方米;朝集建(93)0050404号土地使用者为席强,用地面积201.6平方米。2011年7月上述房屋拆迁,席强伪造相关文书,就上述全部两处土地与拆迁部门签署一份《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根据协议约定,应安置人口共七人。后席强又擅自领取全部腾退补偿款及补助费1597040.95元,并用上述款项中的1266436元购买了如下房产,并擅自进行了乡产权登记:1、北京市朝阳区朝来绿色家园赢秋苑x号楼x单元103号房屋(以下简称3-103号房屋)为三居室,面积144.6平方米,乡产权登记在席恰名下并由其实际居住使用;2、北京市朝阳区朝来绿色家园蕴实园xx号楼x门103号房屋(以下简称2-103号房屋)为一居室,面积57.09平方米,乡产权登记在骆翔名下并由其实际居住使用;3、北京市朝阳区朝来绿色家园蕴实园小区xx号楼x门501号房屋(以下简称501号房屋)为一居室,面积59.82平方米,乡产权登记在席庄名下并由其实际居住使用;4、301号房屋为一居室,面积54.3平方米,乡产权登记在席强名下;5、201号房屋为一居室,面积54.41平方米,乡产权登记在席强名下;6、503号房屋为一居室,面积59.96平方米,乡产权登记在席强名下。至今张乐、席欢、席欣未享受到拆迁款项及房屋安置权益。2011年,张乐、席欢、席欣曾向法院提起析产一案,要求席强交付301号房屋、201号房屋及503号房屋。经法院审理查明,根据拆迁协议核算,认为该三套房屋与张乐、席欢、席欣应得补偿款基本相符,故判决张乐、席欢、席欣享有三处房屋居住使用权,案件经二审判决生效。张乐、席欢、席欣依照判决书申请强制执行,但执行法官认为上述判决书房屋使用权归属不明,无法执行。为维护己方房屋安置使用权,请求判令三处房屋由张乐、席欢、席欣单独进行使用。

席强辩称:1969年我们全家因文革户籍拆迁至朝阳区农村,父亲单位与生产队共同建砖土结构房屋3间60平方米,至1979年在村中生活10年。文革结束后回城,从来广营派出所销户,因担心宅基地被村里收回没有上报村里。我全家迁走后,我与骆翔结婚住在骆翔娘家。1993年丈量前后院土地,由于我全家迁出没有上报村里,建房登记都使用的是酒花队废弃档案。1997年席某某去世后老房坍塌,我接张乐回来看过,张乐表示无力再建,此后骆翔再建后院7间平房。66号后院腾退安置房屋的虚假废弃宅基地证,当时席家在村中一无所有,废弃使用的户籍地址于1979年就不存在了。66号户籍户主骆翔拥有来广营西村66号合法户籍地址,66号0050405号土地使用权人自然就是户主骆翔。至于腾退中出现的假证都是为了强拆后院预先设计好的套。66号34间房屋537.22平方米房子,前院27间楼房有签协议的证据,后院7间强拆没有签协议的证据。拆迁人员怕追责制造假合同签34间房,先把协议中暗箱偷着添加了席家姓名,然后说协议误添加了席家人的名字。所以要归还这强拆房就要再签一份537.22平方米的合签协议归还强拆安置,条件是要先制作两个假声明,我就同意了。他们拿出已经印好的声明并口授让我填写,写完了拿走说审核研究,就这样来回改了几次从8月到9月才说定稿,填完后让我叫单位职工代摁手印,我说这哪行啊?答复是强拆房子给你,你给谁随便。我还想问,他们说房子您想要不想要,想要就摁手印,于是我就摁了。以后我给他们打电话很少接听,打通了回复也是正在研究审核。骆翔知道后与我争吵,此时我俩已经分居。后来我接到席家母女告我的传票,开庭才知道乡里把我写的假声明交给了席家母女挑唆她们告我,估计是报复我抗强拆。庭审中,我让席家母女随我去乡里索要66号后院的安置补偿,可她们不敢回乡里。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怕66号房主发现不但房子要不回来连诉讼都无法再进行,所以背着66号房主骆翔打官司。由于我一直想给母亲张乐要66号后院强拆几间房,所以不敢说实话,打了几年糊涂官司。66号房主骆翔不出场谁也不说实话。后来我开始逐步清醒,但已经太晚了,骆翔与我离婚。因为房子是她们家投资所建,我把所有产权证明都归还给她,并签署了离婚协议。至此我对给张乐索要66号后院安置的想法破灭。其实我席家妹妹明知66号房主后院被强拆却落井下石,背着66号房主骆翔拿着废证假证打起了席家内部析产的官司。拿到误判结果后,两个妹妹马上申请强制执行被拒绝后急诉乡产权,法院以一事不再理驳回起诉,后提出上诉。骆翔得知后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事实上张乐对官司已无兴趣得知两个女儿以其名义起诉很气愤,与我签署《和解协议》并表示自愿退出所有诉讼,但因身份证银行卡被控制不能自主撤诉,迫于恐惧压力只能法庭反悔。第三人撤销之诉中,骆翔提供了大量人证物证,席欣、席欢谎称曾就建房出资8000元,但并没有证据。我不同意张乐、席欣、席欢的诉讼请求。

席庄辩称:认可66号院腾退安置房属于骆翔。我们席家于1979年在来广营村酒花队75号销户。1997年老房坍塌,母亲张乐被席强接回来看过表示无力再建,是66号院房主骆翔获批在原废址再建7间平房。承认现腾退的的66号院与我们席家销户的户籍房屋无关的事实。我们席家介入66号院腾退曾被乡里拒绝是事实,66号院行政诉讼我们席家没有参加也是事实。2011年签署66号院腾退协议时,我们席家人没有被通知到场,对席家人员姓名如何添加进66号腾退协议并不知情。骆翔送一套房屋给我儿子做婚房是事实,这是拆迁前她们已经决定的事情,落在我名下是怕儿子离婚不好处理,此经骆翔同意赠送才写的我名字,所以骆翔送我房子与协议中暗箱操作添加我们席家姓名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原审法官调查时我说错在乡政府,要告也是告乡里。66号前院签完协议后院被强拆没补就算父亲老房存在,乡里照样不给补偿,这是有腾退细则规定的,我们席家曾多次找乡里,乡里从来不承认我们席家有参与66号院腾退的资格。在我们席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拆迁办把我们席家人员姓名暗箱全部添加进66号院腾退协议中,却强拆了66号后院7间平房未签协议不补偿,纯粹是故意挑拨矛盾。66号房主骆翔诉讼真相大白,无论怎么起诉房子属于66号房主骆翔的事实证据是不会改变的。席欢、席欣起诉纯属无理取闹,我因冠心病怕生气所以不能上法庭故由席强代为出庭。

骆翔、席恰辩称:骆翔是来广营西村66号院房主,且是腾退协议中唯一的在册人口,具有法定安置人资格的被腾退人是66号院房主骆翔。张乐、席欢、席欣户籍于酒花队75号仅存10年,1979年销户,村中遗留的3间60平方米的老房于1997年雨季坍塌,此后是骆翔获批新建后院7间房屋111.38平方米,新房与席家没有任何关系。2007年乡里同意给66号院500平方米安置补偿,但席强横加阻拦并偷偷带席家母女背着骆翔与乡里谈判,谎称66号院后院房屋是席某某遗留房屋,并提交多人身份证及户口本,被乡里送达的《限期腾退通知》拒绝安置。后席家母女找乡里托人造假,由于席家户口销户没有上报村里,所以席家此后所办一切证件都是使用已被销户非法地址假冒骗取所得,废弃证件是不能使用的。经乡里摸底查明席家在66号院无房、无户、无居住、无宅基地,并查明66号院有被以席家非法废弃酒花村地址冒名登记后,开始使用66号的合法户籍地址。66号院后院7间113.51平方米房屋是被强拆,没有签署协议并未补偿。66号院34间房屋523.77平方米,前院27间房屋423.71平方米才是签署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依据。乡里早知道席家介入拆迁,故在安置房下来后将所有材料原件及钥匙都交至骆翔手中。席家虽偷着被添加进66号腾退协议,但打了5年官司却不敢见66号院房主骆翔,只能背着骆翔拿席家自制的假声明,废弃宅基地证谎称拥有**号院权益,打起了席家的析产官司,骆翔的真实户籍是来广营西村66号。席家连户籍地址都搞不清楚,造成误判。骆翔对于误判结果坚决不承认。骆翔提出第三人撤销之诉,庭审中席欢和席欣百般抵赖,说法房屋是席某某的遗产,后又补充答辩称房屋是张乐、席欢、席欣三人所建。在证据面前,最终承认66号院后院房屋是骆翔所建的事实。遗产根本不存在,本案无产可析。不同意张乐、席欢、席欣的诉讼请求,拆迁所有权益全部应归骆翔所有。

经审理查明:张乐与席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生育四子女:席庄、席强、席欢、席欣。骆翔与席强原系夫妻关系,二人生育一女席恰,双方于2013年9月6日离婚。席某某于1997年5月27日去世。

2011年7月9日,腾退人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人民政府(甲方)与被腾退人席强(乙方)签署《房屋腾退补偿协议》,约定:乙方居住正式房屋27间,建筑面积423.71平方米;乙方现有正式户口1人,应安置人口7人,分别是席强、之妻骆翔、之女席恰、之母张乐、之兄席庄、之妹席欢、之妹席欣;乙方原房屋地址来广营乡来广营西村66号;甲方应支付乙方腾退补偿款1580866.75元,其中包括原房屋重置成新价589798元,原房屋腾退补偿价2700元/平米×350平米,补偿款945000元,剩余面积补偿(均价50%)625元×73.71平米,补偿款46068.75元。甲方应支付乙方补助费16174.2元:(二)搬家补助费8474.2元(三)周转过渡费7000元(六)有线电视补助费700元/端。腾退补偿款、补助费合计1597040.95元。后席强领取了全部腾退补偿款及补助费,并用上述款项中的1266436元购买了面积系144.6平方米的三居室3-103房屋(乡产权登记在席恰名下)、面积系54.3平方米的301房屋(乡产权在席强名下)、面积系59.82平方米的501房屋(乡产权在席庄名下)、面积系57.09平方米的2-103房屋(乡产权在骆莉萍名下)、面积系54.41平方米的201房屋(乡产权在席强名下)、面积系59.96平方米的503房屋(乡产权在席强名下)。

另查1、据朝集建(93)字第50405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记载,来广营村酒花队土地使用者系席某某,地号1140906,用地面积222.11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60平方米。

另查2、据朝集建(93)字第50404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记载,来广营村酒花队土地使用者系席强,地号1140905,用地面积201.6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150平方米。

另查3、据来广营乡绿化隔离地区房屋腾退重置成新价评估单载明:1、国地拆估字2002第19号-来066-2号(2007年3月26日):来广营乡来广营村酒花队产权人席某某(已故)张乐,该产权被乡政府批准的宅基地面积222.11平方米,建筑面积111.38平方米,估价结果100760元。2、国地拆估字2002第19号-来066-3号(2007年3月26日):来广营乡西村66号产权人席强,该产权被乡政府批准的宅基地面积201.6平方米,建筑面积201.6平方米,估价结果208101元。3、国地拆估字2002第19号-来066-3号(2011年7月5日):来广营乡西村66号产权人席强,该产权被乡政府批准的宅基地面积423.71平方米,建筑面积423.71平方米,估价结果589798元。

另查4,2011年7月10日,席强书写两份《声明》,其中一份写有:我席强现住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来广营西村66号朝集建(93)字第0050405号,地号11040906。产权人席某某(已故)之妻张乐健在。且席某某共有子女四人,分别是之子席庄、之子席强,之女席欢,之女席欣,经以上五人商议一致同意,将来来广营西村66朝集建(93)字第0050405号,地号11040906。该院落由席强继承,如今后发生任何与房产有关的法律纠纷和经济纠纷,与乡腾退办,拆迁公司无关,责任自负。另一份《声明》写有:我席强同意将来广营乡来广营西村66号朝集建(93)字第0050404号,地号11040905。朝集建(93)字第0050405号,地号11040906。两院合并计算,如今后发生任何与房产有关的法律纠纷和经济纠纷,与乡腾退办,拆迁公司无关,责任自负。上述两份《声明》均有张乐、席欢、席欣、席强、席庄的笔迹及指纹。各方均认可两份《声明》由席强签名,其他人签名及指纹非本人所写。

另查5,2012年,张乐、席欢、席欣、席庄以析产纠纷一案将席强诉至本院,要求判令席强名下的301号房屋、503号房屋及201号房屋归张乐、席欢、席欣所有。本院于2013年3月29日作出(2012)朝民初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其中审理查明部分载明:“本院前往来广营村委会就此事进行调查,来广营村委员表示,来广营村66号院为何存在两个红本不清楚,当时的工作人员大多不在这里了,无法核实。但该院确实存在两个证,分别是席某某、席强,前院的房屋都是席强建的,后院的房屋主要是席某某夫妇盖的,具体多少间不清楚。66号院拆迁时存在矛盾,是先被强拆,后补签的腾退补偿协议。拆迁办只能与土地使用权人签订腾退协议,但当时席某某已经去世,因此只能与席强签订补偿协议。席强的补偿协议包括了后院席某某的部分,根据腾退补偿协议三(一)的建筑面积,正好是席某某与席强两证面积的和,而且当时补偿协议肯定是针对全院的。就房屋间数,事主计算与拆迁公司不同,可能也有违章建筑未计算在内,从面积上看,是都包括的。根据腾退协议,实际安置人口是七人,但当时根据政策,66号院的安置人口不是七人,具体符合政策的是谁说不清了,是因为席某某去世,因此将他的继承人都作为安置人口安置了。根据政策确定的安置人口与按继承确定的安置人口在权益上没有不同,其享受的拆迁政策及待遇都一致。拆迁款具体数额及谁领取不清楚,但一般是发给被腾退人即席强。本案安置人口的购房指标均已使用,购房指标就是购买面积,只要使用购房指标就有50平米的购买面积。”“本院还前往来广营乡人民政府进行调查,乡政府表示,对来广营村委会与本院的谈话笔录认可,腾退补偿协议书针对的是66号院全院。就席强本人,其安置人口为其本人、其妻骆翔某、其女席恰,腾退补偿协议其他安置人口均系由于席某某去世,遂将其继承人均确定为安置人口。就2007年3月26日的两份评估单,真实性认可,因为66号院应该于2007年拆迁,因此2007年做过一次评估,但当时没有实际拆迁,后业2011年又重新进行的评估,就此应以2011年7月5日的评估为准。就拆迁安置补偿款的分割,补偿款的计算依据为补偿协议的第四、五条。其中原房屋重置成新价及剩余面积补偿系针对被拆迁房屋的,席某某的部分可由各继承人继承分配,席强与席某某的区分方法是:原房屋重置成新价系依据2011年7月5日评估单,确定席强与席某某各自的房号后(包括超出宅基地面积对应房号),将(含装修)项下数额分别相加,得出各自数额;剩余面积补偿的计算公式为:625乘以席强与席某某各自的剩余面积(剩余面积为房本建筑面积-安置面积),分别计算各人应得数额。原房屋腾退补偿价系针对安置人口的,是确定安置人口后计算取得的款项,与安置人口直接关联,与产权人不直接相关,此部分无法进行继承,各安置人口均可以取得2700乘以50的补偿款。就第五条中的搬家补助费、周转过渡费、有线电视补助费及2011年7月5日评估单中的设备及附属物费用,由法院酌判。”本院依据查明事实及法律规定判决:张乐、席欢、席欣有权居住301号房屋、503号房屋、201号房屋。宣判后,席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后席强提出再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2014)高民申字第xxxx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席强的再审申请。

关于院落及房屋情况,张乐、席欢、席欣表示1960年,席某某被下放至来广营乡,乡政府分配给席某某宅基地,后来更名为来广营村66号院。席强成家后在66号院前又建一套房屋,66号院分为了前院和后院。1993年进行土地测量时颁发了两个土地使用权证,分别登记为席某某、席强。席某某的后院原建正房3间,席某某去世后,在原有3间正房基础上翻建了7间房,据骆翔所述花费3万元,其中席欢出资5000元、席欣出资3000元,将钱给付骆翔,由骆翔找人翻建房屋。

对此,席强、席庄表示席某某于1960年被下放至来广营乡时,生产队给盖了3间房,1979年全家人户口全部迁回东城区,只剩下席强在乡卫生院工作。院落本来系75号院,后来变更系66号院,其上只有骆翔的户口。1997年院内房屋雨季过后要塌陷了。当时席某某已经去世,席强接张乐回来看后,张乐说随便吧。骆翔于1997年下半年找人重新清理了房屋,后院新建了7间正房,建房全部由骆翔出资出力。

对此,骆翔、席恰表示席家于1969年迁至来广营后,户口落于75号院,1979年全部迁回东城区。66号院及地上房屋均属于骆翔,前后院的房屋均由骆翔出资出力建造,盖后院房屋时,骆翔向村长口头提出建房申请,并找包工队建造花费5万、6万元。就此,骆翔提交席庄书面证言、村长孟某某书面证言,照片,并申请蔡某某、燕某、王某某、刘某某出庭作证,欲证明施工居间人、邻居及施工人均知晓后院房屋坍塌,骆翔于1997年重新建房的事实。

关于拆迁情况,张乐、席欢、席欣表示2011年66号院前院和后院一并拆迁,以安置人口7人为标准,按人均50平方米的面积安置6套房屋。张乐、席欢、席欣三人安置款约55万元,与301号房屋、503号房屋和201号房屋的房价款基本相当,故应取得上述三套房屋的安置权益。

对此,席强、席庄表示拆迁前入户调查时,席强对拆迁办说前院房屋是席强的,后院房屋是席某某的,骆翔对此并不知情。拆迁办就按席强所述情况作了评估。拆迁时乡政府找席强谈,张乐和席欢都到场了并拿出了很多户口本和身份证,拆迁办说户口不在这里的会有麻烦。后来乡政府组织大家谈话,乡政府说先不签字,张乐、席欢、席欣就闹了起来,说房子是席某某的遗产。2011年拆迁办让席强签署拆迁协议,说后院谈不好就先不签,前院给席强400平方米补偿,安置席强、骆翔、席恰三人。签完协议后,拆迁办将协议拿走了。后来房屋被拆迁了。拆迁办将协议拿回来给席强时,又加上了张乐、席欢、席欣的名字。席强给拆迁办打电话询问情况,拆迁办说这些安置的房屋都是席强三人的,与张乐等人无关,因为一直不配合拆迁,只能这么做。后拆迁办说后院的房屋被强拆了,让席强签署拆迁协议,给了一个模板,表述66号院后院为席某某的遗产由席强继承,还有一份合迁声明让一并签字。拆迁办说不用其他人回来签字,否则就签不成了。席强就让单位的人签名摁了手印。到了年底,就再也找不到拆迁办的人了。席强、席庄认为拆迁安置的房屋应属骆翔所有,与张乐、席欢、席欣无关。

对此,骆翔、席恰表示拆迁安置协议是针对66号院前院27间房400多平方米所做补偿。当时拆迁办说后院另行协商。后来后院房屋被强行拆除,并未进行安置补偿。拆迁安置的6套房屋均应属骆翔所有,与张乐、席欢、席欣无关。

庭审中,席强表示于2015年11月27日与张乐签署《和解协议书》,张乐确认66号院后院房屋于1997年完全坍塌,由骆翔出资新建7间房屋,张乐放弃(2012)朝民初字第xxxx号判决书所确定的全部房屋使用权,就此提交《和解协议书》、录音光盘、视频光盘及文字整理资料为证。对此,张乐表示当时不清楚情况,没有任何防备,在席强的哄骗下签署的《和解协议书》,不认可该协议效力。

庭审中,席强表示房屋安置后,骆翔居住于301号房屋,席恰居住于201号房屋,席强居住于503号房屋,经骆翔同意501号房屋赠与席庄居住使用,2-103号房屋和3-103号房屋均被出售,就此提交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人民政府签章的《来广营乡朝来绿色家园楼房产权证明》为证,其中显示2-103号房屋产权人系唐秀玲,3-103号房屋产权人系张正。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民事判决书、《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等为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己方请求所依据之事实及反驳对方请求所依据之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事实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法院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的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相关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及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的大小进行判断。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反之,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

本案中,各方争议焦点在于2011年7月9日席强与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人民政府签署的《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是否包括席某某所有院落的拆迁安置补偿。首先,自2007年3月26日房屋腾退重置成新价评估单可知,席某某作为产权人的酒花队宅基地面积222.11平方米,席强作为产权人的来广营乡西村66号宅基地面积201.6平方米,此与席某某与席强名下两份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载明情况相符。二者相加之和正好等于2011年7月5日房屋腾退重置成新价评估单中载明的来广营乡西村66号建筑面积423.71平方米,此亦可与三份评估单中载明的房屋位置和形状示意图相印证。而结合另案诉讼调查情况可知2011年7月5日房屋腾退重置成新价评估单系《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的拆迁依据和标准,《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中载明腾退房屋面积423.71平方米、原房屋重置成新价589798元分别与2011年7月5日房屋腾退重置成新价评估单内容相一致。其次,《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载明被安置人口包括席强、骆翔、席恰、张乐、席庄、席欢、席欣七人,而正式户口只有骆翔一人,此与另案诉讼调查时来广营村委会及来广营乡政府表示将席某某继承人均确定为被安置人口的说法相一致。故此,在案证据可以形成证据链认定《房屋腾退补偿协议书》包括了席某某所有院落的安置补偿。关于骆翔、席恰、席庄、席强认为安置补偿仅针对来广营西村66号前院及地上房屋,后院被强拆并无补偿的抗辩事由,并无充分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且与拆迁政策及惯例不符,本院难以采信。

关于席某某院落及地上房屋一节,1993年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载明建筑占地60平方米,拆迁时房屋腾退重置成新价评估单中载明7间房建筑面积111.38平方米,此与各方所述1997年对房屋进行翻建新建的事实相符。骆翔提交的证据材料结合其居住房屋利于管理的事实可以形成证据优势证明由骆翔出资出力在席某某院落地上房屋已经塌陷情况下新建房屋7间,张乐、席欢、席强辩称出资建造房屋,但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本院难以采信。故此,席某某院落地上房屋权益应属骆翔所有。骆翔基于前院及后院房屋所有权人身份,应取得拆迁安置中相应的房屋补偿。

同时,根据《房屋腾退补偿协议》,张乐、席欢、席欣属于安置人口,应享有拆迁利益,骆翔某、席恰、席强、席庄主张上述三人不享有拆迁利益,本院难以采信。

本案中,张乐、席欢、席欣享有人均50平方米的购房指标,并于人均50平方米内享有每平方米2700元的腾退补偿款。在此情形下,张乐、席欢、席欣所获补偿款不足以支付每人获取一套安置房屋的全部房款,故安置的六套房屋权益应参照拆迁款取得、被拆迁房屋具体情况及居住情况、安置房屋情况等因素在被安置人口之间合理分配。目前,安置房屋中的2-103号房屋、3-103号房屋已经被另行处分,骆翔、席恰、席强和席庄分别居住于剩余四套安置房屋内,且居住面积均系50余平方米。自安置情况、拆迁事实、贡献率及目前现状而言,张乐、席欢、席欣于拆迁中所获权益不足以对其中三套房屋享有排他性使用权,本院对于三人主张分得房屋的诉求难以支持,对于要求交付购房文件、协助办理乡产权登记及支付租金亦难以支持。张乐、席欢、席欣作为安置人口就其享有的拆迁利益,可另行主张获得相应经济补偿。

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五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乐、席欢、席欣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0元,由原告张乐、席欢、席欣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