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400-183-6969‬

遗产继承

团队介绍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说房网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遗产继承 >

遗嘱违反法定的形式要件,真实性无法确认,且鉴定后存在诸多瑕疵是不是就是无效的?

来源:未知  作者:hunyin_admin  时间:2019-10-27 21:14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房地产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诉称:原、被告系兄弟关系,原、被告母亲于2011年8月20日因病去世,父亲李德胜于2014年7月3日因病去世。母亲直到去世一直由原告照顾,父亲也由原告照顾至2013年初(2013年正月初六),被告请求接手照顾父亲。当时父亲坚决不同意,但原告还是不顾父亲的强烈反对,把父亲的工资卡交给了被告。在以后的日子里,被告没有尽到很好地照顾父亲的责任。2012年8月17日,父亲立遗嘱一份,将财产予以分配,父亲考虑原告对家庭的贡献和对父母的照顾责任,决定将桐城市南大街34号房地产及所有财产归原告所有。在被告当兵前后以及后来找工作,原告念及兄弟情义,从资金到物质给予被告力所能及的帮助,而被告退伍结婚后却逐渐变了,对父母对兄长越来越没有孝心和应有的尊敬。2003年被告及其妻子与父母争吵竟然将父母撵出家门(桐城市南大街34号),逼父母在外租房居住,后经居委会工作人员调解,被告搬出在外生活。父亲去世至今,关于遗产处理问题,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被告借故一拖再拖,实际就是不想按照父亲遗嘱处理。为保护原告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请求判令:一、桐城市南大街34号房地产遗产归原告所有;二、被告给付遗产现金5万元(暂定);三、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辩称:一、原告(反诉被告)主张继承权的“遗嘱”系伪造,该“李德胜”签字并非父亲笔迹,且该“遗嘱”不符合自书和代书遗嘱的法定要件,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首先,该“遗嘱”系电脑打印,父亲生前从不接触和使用电脑,更不会打字。其次,该“遗嘱”没有“遗嘱”文头、标题。行文格式异常,字体为五号小字,且段落挤压在一起,极为反常,父亲生前视力差,根本无法阅读。其三,该“遗嘱”上的“李德胜”三字签名,并非是答辩人熟知的手笔。其四,该“遗嘱”内容不仅有悖事实,更有悖天伦。答辩人对待父母如何,不仅邻居可见,更有父母老弱病残期间见证答辩人行为的医生、保姆、护工、长辈和共亲可证。答辩人独立生活期间购置的房屋与父母完全无关。其五,《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本案“遗嘱”全文均非父亲所写,也并非是父亲操作电脑打印,显然不是法定的自书遗嘱,依法不能产生自书遗嘱的法律效力。此外,“遗嘱”上签字的证明人没有亲眼看到父亲在“遗嘱”上签名,由此,遗嘱的形成存疑,不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要件。二、“南大街34号”房地产迄今未办理产权登记,无房产证和土地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十四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原告(反诉被告)以父亲享有该房屋物权为由主张继承,有悖事实和法律,依法不能成立。三、“南大街34号”现为公私合用,前街门面始终归农行,后院平房是职工福利住房,是答辩人与父母共同生活、共同购置、共同建设的共有财产。四、原告(反诉被告)诉称“……母亲直到去世一直由原告照顾,父亲也由原告照顾至2013年初……”以及“原告念及兄弟情义,从资金到物质给予被告力所能及的帮助……2003年被告及其妻子与父母争吵竟然将父母撵出家门……”,纯属谎言和污蔑。综上所述,原告(反诉被告)主张权利的遗嘱系伪造,既不符合自书遗嘱的法定要件,也不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要件,且原告(反诉被告)所诉“南大街34号”不仅没有获得物权登记,而且部分属于第三方桐城市农行、部分属于共有财产和母亲遗产。另外,父亲去世后,丧事一切由答辩人操办,所发生的开支也均由答辩人支付,原告(反诉被告)要求平分“丧抚金”,因不属于遗产,且无证据证明父母有10万元现金遗产,其对“丧抚金”主张“给付遗产10万元”不成立。

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反诉称:原告(反诉被告)与被告(反诉原告)系兄弟关系,“胜利街52号”曾是父母的婚房、是三兄弟的出生地,系祖产。原、被告的父母于1963年初结婚,祖父于1971年底去世、奶奶于1994年夏去世,母亲于2011年8月21日去世、父亲于2014年7月3日去世。原告(反诉被告)与被告(反诉原告)的父母生前共生育三子,长子李俭生17岁时夭折,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系老二,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系老三。××××年××月××日,因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结婚需要,父母与被告(反诉原告)由“胜利街52号”搬迁到单位安置的“南大街34号”农行储蓄所后面的三间平房居住,“胜利街52号”则由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夫妻和奶奶共同居住。1994年夏奶奶去世,遗产“胜利街52号”房地产依法由祖父母唯一的子女--父亲李德胜继承。由此,母亲作为父亲的配偶,依法对“胜利街52号”享有50%所有权。2011年8月21日母亲去世,遗产未作任何处理或改变。2014年7月3日父亲去世,原告(反诉被告)撇开未作任何处理或改变的父母遗产“胜利街52号”,直接对“南大街34号”提出继承所有权的诉讼。原告(反诉被告)试图将“胜利街52号”祖屋据为己有,并且母亲生前工资、去世后补助均为原告(反诉被告)占有,父亲2013年正月初六以前每月5000余元的离休工资全部为原告(反诉被告)占有,还擅自从“南大街34号”拿走父母遗产“松鹤寿图”书画(该画曾经鉴定确认是当代台湾知名画家的作品)。现请求判决:一、反诉原告依法继承父母的遗产,并将编号103063《土地登记审批表》所载桐城市文昌街道办事处胜利街52号房地产(即高天庆诉称的“56号”)判归反诉原告所有;二、反诉被告给付反诉原告遗产现金5万元(暂定);三、反诉被告向反诉原告给付遗产“松鹤寿图”一幅(系台湾当代知名画家作品);四、本案诉讼费用由反诉被告承担。

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未予书面答辩,但在庭审中辩称:1、被告(反诉原告)的反诉请求和理由均不成立,胜利街52号房产属于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父母的共同财产,但是根据其母亲生前意愿和父亲的遗嘱,该房产归属于反诉被告高天庆所有,所以反诉原告主张该权利没有法律依据。2、反诉原告主张遗产现金5万元没有任何根据,该5万元来源及实际发生没有事实依据。反诉原告的第三项请求,所谓“松鹤寿图”更是无中生有,说是台湾作家所作也是主观猜测,无事实依据。总之,反诉原告高天德的反诉请求无事实依据,应予以驳回。

经审理查明:李德胜、孙宝环系本案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的父母。原桐城县城关镇胜利街52号房屋系祖屋,由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及其父母共同居住。1992年11月,办理了土地使用权属登记,使用权人为李德胜,(原始门牌号为胜利街52号,期间曾变更为胜利街56号,现在为南门街124号)。该房屋应属李德胜和孙宝环夫妻共同财产。2011年8月份,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的母亲去世,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及李德胜三方并未对孙宝环的个人合法财产进行分割。1992年9月,原桐城县农行落实政策,将南大街34号3间房屋安排给李德胜居住,2007年9月10日,李德胜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了中国农业银行桐城市支行房改房南大街34号房屋,购买时享受了配偶孙宝环的工龄优惠政策,但至今无房屋产权证。2014年7月3日,李德胜病逝。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的父亲病逝后,双方因胜利街52号和南大街34号房屋的归属问题起诉至本院。庭审中,原告(反诉被告)向本院提交书证“遗嘱”一份,在该遗嘱中内容系打印,下方落款处打印的“年月日”一栏,日期为手写“2012.8.17”,打印的“遗嘱人”签名一栏为手写“李德胜”,以及“证明人王某、证明人李某丙”手写字迹。遗嘱主要表达的意思是:本人(李德胜)有两子,长子高天庆即本案原告(反诉被告),次子高天德即本案被告(反诉原告)。长子高天庆现居住于桐城市胜利街56号,本属祖屋,次子高天德现居住于桐城市碧峰小区,是婚后父母资助所办房产。此两处房产在本人百年之后仍按现居住情况于两子所有。另:本人现居住于桐城市南大街34号,原农行宿舍,是本人工作单位所分房屋,根据两子在本人以及两子母亲晚年时所尽义务所定,考虑长子高天庆对父母照顾较多,次子高天德少量探望,本人郑重决定:将本人现居住房产(桐城市南大街34号)及所有财产在百年之后交于长子高天庆。2015年4月4日,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变更诉讼请求,由“遗产现金5万元变更为10万元”。同时,根据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的申请,本院委托了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该遗嘱落款处“李德胜”签名是否李德胜所写,该遗嘱的打印体文字、落款处手写的“2012.8.17”日期字迹、“李德胜”签名、“证明人王某和证明人李某丙”字迹是否在该日期形成进行司法鉴定。经检验,遗嘱落款处的“李德胜”签名的部分笔画有出墨不畅现象,同时在“李德胜”签名上缘处有横向的黏贴痕迹和墨粉痕迹,部分签名笔画有缺失。故该所鉴定意见为:一、无法判断遗嘱落款处“李德胜”签名是否李德胜所写。二、无法判断遗嘱上打印体文字、落款处手写的“2012.8.17”日期字迹、“李德胜”签名、“证明人王某和证明人李某丙”字迹是否在标称的日期形成。证人李某丙在出庭作证时陈述:我与李德胜是堂弟兄关系,2012年下半年,我和王某一起去他家,说有样东西让我签下字,里面的字我看不清,但是落款我看清楚了,是李德胜的名字,拿出来的时候李德胜的签名就已经有了。讲的是房子的事情,内容和签名事先已经形成好的。然后我在上面签了字,老表王某先签,我后签,具体内容我眼睛看不清。证人王某在出庭作证时陈述:我与李德胜是老表关系,2012年下半年,我和李某丙约了一起去李德胜家玩,说找我们两人有件事情。李德胜拿了一张纸,那个是打印的,落款是写好的,字是打印的,我看了之后签了字。我签字后,李某丙签了字。遗嘱如何写的我不知道,我在上面签字的时候已经形成的,李德胜的签名和日期已经写好了,不是在我当面写的。证人吴某在出庭作证时陈述:我是李德胜的护工,他与我聊天时候说他的大儿子照顾他和老伴都付出的多。免得两个儿子以后吵嘴打架,他需要写一份遗嘱。他先手写了草稿给我看了,我看了后有些字被划掉了,有的字是歪的,我当时说这不行,李德胜说让我去打印,我去实验小学门前打印室打印,打回来后连原稿一起交给了李德胜。打印后当时他就在上面签了字。那天是2012年8月17日,我递给他后,他拿笔在上面落了款,我看了他写了“李德胜”三个字,年月日看着他写的。他说我是外人,要找两个长辈来做证明签字,具体名字没有说。遗嘱打印后,过了一段时间,大约在8月20几日或者是9月上旬,两个长辈来了,李德胜还让我出去买了一包香烟,我就回避了,他们走了后我回来的。审理中,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撤回古画“松鹤寿图”的诉讼主张,本院口头裁定予以准许。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身份证、建设居委会证明、遗嘱、证人证言、司法鉴定书、原桐城县土地管理局地籍管理类土地登记和原桐城县人民政府土地登记审批表、1992年9月李德胜修缮原桐城县农行为其购买的三间房屋报告和桐城市滤芯器厂关于孙宝环的证明及购买该房屋的集资款缴款单等在卷佐证,并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遗嘱继承纠纷,对照双方的争议焦点,予以确认以下问题:一、立遗嘱人处分的遗嘱中之财产是否属于遗产范围;二、遗嘱是否有效;三、关于“现金”继承问题。结合本案,将分别予以阐述。首先,立遗嘱人是否有权处分遗嘱中所载之财产,即本市胜利街52号房屋和南大街34号房屋的归属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第一、原桐城县城关镇胜利街52号房屋,于1992年11月办理了土地使用权属登记,使用权人为李德胜,(原始门牌号为胜利街52号,期间曾变更为胜利街56号,现在为南门街124号),该房屋应属李德胜和孙宝环夫妻共同财产。2011年8月,原、被告的母亲孙宝环去世,从庭审情况及现有证据看,原、被告及李德胜三方并未对孙宝环的个人合法财产进行继承,故李德胜仅能处分涉案房产胜利街52号房屋的部分产权。第二、本市南大街34号房屋,1992年9月,原桐城县农行落实政策,将本市南大街34号房屋安排给李德胜居住,2007年9月10日,原、被告父亲李德胜便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了中国农业银行桐城市支行房改房南大街34号房屋,购买时享受了配偶孙宝环的工龄优惠政策,但至今无房屋产权证。根据《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效力”。《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房地产转让,是指房地产权利人通过买卖、赠与或者其他合法方式将其房地产转移给他人的行为。”以及“下列房地产,不得转让:…(五)权属有争议的;(六)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由此可见,未经登记的房地产依法不发生物权法律效力,原告(反诉被告)主张继承,显然有悖事实和法律,依法不能成立。该房产尚不属于遗产的范围,因此李德胜在遗嘱中无权处分该房屋。其次,关于遗嘱是否有效问题。在原告(反诉被告)提交的遗嘱中,内容系打印,通过庭审调查,本院认定,该打印内容应属于代书遗嘱而非自书遗嘱。我国现行法律要求,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而在本案出现的代书遗嘱中,虽有见证人王某、李某丙和“遗嘱人”签名,但无代书人签名,且通过庭审认定见证人并未在场亲眼见证“遗嘱人”签名,而是“遗嘱人”拿出事先打印好的“遗嘱”让见证人签名,且见证人也未签写落款时间,证人吴某在庭审中陈述系其将“遗嘱人”李德胜的手稿拿出去打印,因无遗嘱手写原稿,本院无法确认该代书遗嘱的真实性,也无法确认该代书遗嘱的书写时间,故对该打印内容不予认定。原告认为该遗嘱系自书遗嘱,本院认为该遗嘱不符合自书遗嘱的形式要件,且在遗嘱下方遗嘱人“李德胜”的签名经鉴定上方有黏贴和粉墨痕迹,庭审中原告陈述对此不清楚,本院对是否为李德胜真实意思表示无法确认,故对该遗嘱本院不予认定。其三,关于“现金”继承问题。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主张按遗嘱继承10万元,自书遗嘱的要件是:遗嘱财产的名称、数量等要明确具体,而原告(反诉被告)主张遗嘱继承10万元无遗嘱人对继承人具体、明确的明示,且本院对该份遗嘱不予认定,故对此诉求不予支持。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主张按法定继承5万元,对此遗产的存在性未提供证据证明,因属法定继承,故在本案遗嘱继承中对此诉求亦不予支持。综上,本院认为,该遗嘱违反法定的形式要件,真实性无法确认,且鉴定后存在诸多瑕疵,故该遗嘱应属无效遗嘱。关于本诉部分,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第一项诉讼请求,要求继承李德胜在桐城市南大街34号房产的主张,以及第二项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给付遗产现金10万元,因遗嘱无效,其所主张遗嘱继承的前提已不存在,故对原告的第一项、第二项诉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反诉部分,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的第一项、第二项诉讼请求,因属法定继承,法律规定,当事人提起反诉,必须具备基于相同法律关系、诉讼请求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或者反诉与本诉的诉讼请求基于相同事实。本案被告(反诉原告)提起反诉请求是要求法定继承,而本诉是遗嘱继承,系两个不同法律关系,且诉讼请求之间亦不具有因果关系,故本院亦均不予支持,诉争房屋及其他财产双方应按法定继承另行解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130元、反诉费565元,合计1695元,由原告(反诉被告)高天庆承担1130元,被告(反诉原告)高天德承担56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中)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